第三回 投 胎

在命运神继续给我安排命运的过程中,她带我来过一次地球上空。那是一个狂风暴雨的日子,她带着我在白云上飞行(准确地说是灰白。下雨天本 是乌云,但是从上往下看还是白的。我没有坐过飞机不知是不是这样),正飞行间,突然左手一扬发出一道闪电、一声惊雷,那道闪电象一把利剑直插地上一棵大树,咔嚓一声将大树从中劈为两半。我吓了一大跳,抬眼望着她以示询问。她解释说,她安排了两位先知办事,结果这两人却没有按她吩咐的去做,这声惊雷以示警告。

在下面的命运安排时,我又见到了一些人。原来安排命运的并不只是一个人,而是有一大班人,并且每个人自己都可以参与自己的命运安排。另外还有一班主持人间公道的人,他们分别是:各大姓氏的创始人(俗称祖公老子),维护本姓氏人命运的公正;各大宗教的创始人,维护本教教徒命运的公正;观音大士三姐妹,不管是谁的命运,若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她们就会站出来打抱不平,因此是世上最好的人,不愧为“救苦救难、大慈大悲”。

我见过的所有人到人间投胎都是自己直接去,而我却是被两个人带着来的(在路上我就听到有人议论,说我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木头做的,怎么不能自立)。两个人一左一右带着我飞往人间,来到一棵大树上空停了下来。其中一人说了句“时候未到,再等一下子”。过了一会,突听一人说到:“下去吧”,我便被他们从空中丢了下来,一下子悼进了一股温泉之中,顿时一股暖气从四面八方涌入我体内,周身上下说不出的受用,几乎全身每个部位、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舒服到了极限。

可是好景不长,随着那股温泉的流动,一下子将我带进了一个冰窟窿。由于窟窿前端很冷,我想窟窿里面没有风应该会暧和些,于是顺着那温泉流动的惯性使劲地往里钻。哪知道越往里钻里面越冷,眼看前面就要没有去路了,心知不妙,赶忙往回走。糟糕的是手脚都使不上劲,只能一点一点地往外挪。刚挪得几步,突然看到一座大冰山(准确说是大冰球)缓缓向我逼来,远远地就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气以及一股强劲的吸引力,我想回头往里挪却已挪不动,我拚命地稳住身体,希望那冰山会因为里面的洞小而靠不过来。可是,我失望了。

终于由于冰山靠得太近我被吸引过去了,一头扎进了冰山里面,直没至肩。我用尽力气想爬出来,哪知道这座冰山是活动的,我的头刚进去,撞击它的部位就自动凹陷下去,周围部分自动包围上来,一下子就将我围在了冰山中心,我只觉一阵彻骨的寒冷,登时晕过去了。

象在睡梦中,我恍恍惚惚地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醒过来了,我想深吸一口长气,可是却一点也吸不进来,我拚命地想推开紧紧围在我周围的不知是甚么的东西,可是这东西很有弹性,刚推开一点我的手一松它就又立即缩回来了,怎么也推不开。推了几次未推开,一口气吸不进来,一下子又晕过去了。这样反复不知经过了几次,再一次醒来时,我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准确说是从同一个世界的阴间到了阳间)。

母亲说我不到一岁时就会说话、会走路,我却一直都记得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之前的一些恨事:一些与我母亲交好的妇人家(表面交好),在抱我时脸上笑眯眯的,手却在我屁股上恨劲地刻呀刻,我心里很明白口里却说不出来,而我的母亲却浑然不觉。有一次,一个妇人家又来刻我,我心里恨极就尽量地翻着白眼恨恨地瞪着她,这下子可把她吓坏了,她见我白眼直翻,以为是把我刻死了,赶忙把我交还给我母亲,口里不住地说着“哎哟,怎么了,你的儿子怎么了,怎么会这个样子”。母亲一见我这个样子却乐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知道我是故意做出来的,她将我摇了摇,说道:“怎么了,干嘛做着这个怪样子”。我心里很想向她把事情都说出来,并且心里很清楚说出这点事情很容易,可不知为什么就是说不出来。

有关童年的记忆有很多,这里就不多说了。

 

前 返回主页 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