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天仙配(一)

且说随着地球的慢慢冷却,地球上的环境慢慢地可以适合于那些生命力强的生物生存了。随着环境的逐渐优化,人们逐渐将越来越高等的生物“播种”到地球上(各种动植物是连接非生物与人之间的桥梁),最后进化到人。

大约在二千多年前,我第一次(地球二世的第一次)投胎这个人世间,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里,从小就没了母亲,跟随父亲生活了20多年后父亲也去逝了。剩下我一个人无亲无故,身无分文。父亲的遗体放在家门口三天三夜也没有借到安葬之费,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就将自己卖给财主打长工,无任何报酬地为财主做三年事情,跟猪、牛同吃同住!

这天我收拾了行装(几件破得不能再破的衣服),径直往财主家走去,心中万般伤感,在路上不时地哼几句充满凄凉、无奈、酸楚的曲子。

正走着,突然看见前面一位穿着不俗的女子,站在路中间背对着我。从她那打扮上看,不是财主家的千金,也是富家小姐,远远地看上去似乎有几分姿色。我正想从她身旁走过,哪知道她好象脑后长了眼睛,我往左她也往左,我往右她也往右,一下子将我拦住了,我竟然过不去。我问她为什么不让我过去,她说她远离了父母、一个人无依无靠,希望我能带着她一起走。

试想我当时的那种情景,生不如死的悲惨景况,又怎能带她走呢!就算带她走又能给她什么呢?所以我头摇得是象波浪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本人本就是下贱之人,任何的受苦受累都不要紧,却怎能害得小姐你跟我同样受苦!”哪知道她却是秤砣落地铁了心:“不管怎样,小女子非跟你走不可!”

我想了好久好久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一下子站在那里呆住了。正在这时,突然灵光一闪心生一计:“你要跟我走也可以,不过你得先去找个媒人来,要不然咱们的婚事作不得准。”心里却想:待你将媒人找来我早就溜之大吉了。哪知道她伸手向旁边一棵槐荫树一指,说道:“这个行吗?”我心里暗喜:这下你可上当了。说道:“只要它能开口说话就行。”心想这下你肯定没有办法了。哪知道她轻轻一笑,从怀中掏出一把小羽扇,对着槐荫树轻轻扇了几下,那槐荫树立即就说起话来。大意是说:愿意做我们的媒人,希望我们能和和睦睦、恩恩爱爱,做对好夫妻。这下一来,一下子把我惊呆了,哪里还敢拒绝,心里苦笑:“你既然要自讨苦吃,那就由你去吧。”心里却哪里知道此人便是玉帝的掌上明珠——玉帝的小女儿七仙姑!

 

前回黄金书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