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天仙配(四)

却说我跟随仙姑回去后立即便又被安排到人间投胎。这次又是出生在一个穷苦的农民家庭,所不同的是从小便没了父亲,跟随母亲生活到十四岁时母亲又去世了,好在附近的乡邻比较好,帮忙将母亲安葬了。没了父母、没了亲人,十四岁便开始独立生活。

这天与邻里几位要好的朋友去赶集,在镇上遇到了一位算命先生。朋友中有位喜欢好事者,走上前去问算命先生是否真的算得准。“那当然准了。”算命先生回答。“那我问你这个世界上谁是最下溅之人?”那位好事的朋友说。试想这世界上这么多人,怎么能知道谁是最下溅的人呢。所以大家均想,他肯定回答不出来。哪知道这算命先生向我一指说:“这有何难,此人便是”。我这一惊实在是非同小可,我怎么会是天下最下溅之人呢?再说当时比我更悲惨之人也不是没有。可是我一下子惊呆了竟然不知道如何辩解。算命先生的话一落,大家立即便全向我望过来,那眼光就好象是在平常司空见惯的物事上突然看到了自己最厌恶的东西!我不知道这一句话已经使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我万般委屈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大家走时我迟疑了一下,不知是否还要跟着他们,因为毕竟我是最下溅之人不能再高攀做他们的朋友。就在我迟疑未决之际,那位算命先生将我叫住了。待大家走后他与我说了一翻与先前那句大为不同的话语:他说我将来会成为全人类的头领,肩负着带领大家征服这整个世界的重任,因此,在这之前必须受尽人间的磨难,忍受大家的折辱和欺凌,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各种痛苦和艰难,……。听完他这翻话后,我的心情平静多了:毕竟只有我这最下溅之人才能做全人类的首领!

想到我将做全人类的首领心中好不得意!在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高兴,越想越得意,忍不住便哼起歌来。哪知道就在此时又碰到了那班一起赶集的朋友,我那种得意洋洋的样子一下子被他们看到了,其中一位见我明知自己是最下溅之人竟然不以为耻、反而得意洋洋,不知为何便生出一股无名之火,不仅用满含鄙夷的眼光看着我,而且还用带有极具侮辱性话语讥讽我。我一听心中也有气,于是便反唇相讥。其他的人见我这最下溅之人竟然敢跟他们这些非最下溅之人吵架,于是便一起来骂我。我心中不服于是与他们大吵起来,直到最后被他们一锄头挖得我脑浆迸裂,晕死过去为止!

却说仙姑回到天水牢里继续静坐,这天命运神又来访,说要请她到凡间去看一看。原来,凡间之人还是大多不相信仙姑下凡的故事,随便自杀之人还是不少,命运神想请仙姑到地球的白云上面去现一下形,让大家相信“天仙配”这个故事是真的。仙姑本来极不愿意去现什么形,但是她想看看我在人间的生活过得怎么样了,于是就与命运神一起来到了地球上空。这时由于先知的到处传言(说仙姑在某某神的帮助下,将于某月某日从天牢里出来,到地球上来看董永,那时大家都可目睹仙姑的真容),地球上的人们大都知道了这天仙姑要到白云之上来显形,纷纷聚在那里等待。仙姑一到,命运神便立即叫土地神用地球上的养分根据仙姑的模样给仙姑造一个身体,以便地球上的人们能够看见。哪知道仙姑在那里一看便看到我正被十几个身强力壮手里拿着锄头扁担的年青人围住恨命地扑打,我赤手空拳被围在核心暴怒地回击,象只发了狂的幼狮,可惜双拳难敌四手,被其中一使锄头之人一下挖破了脑袋。仙姑一看我这么悲惨,不忍心再看下去,只稍微停留了一下子就转身离去了。

这时,仙姑的容貌才只朦朦胧胧地显露出一点,她一走便不能再继续显露了。但这对于当时地球上的人们来说已经足够了,虽然只朦朦胧胧地显示了一下子,但她那隐约可见的美丽已经把所有在看的人都惊呆了,并且更令人心动的是她那满含关切、满含无奈的眼光!那带着万般无奈转身离去时的神情!!。从此人们对“天仙配”的故事便深信不疑,并且大家都深深地同情仙姑的“不幸遭遇”("美若天仙"一词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当时用很贴切,因为很多人都见过仙姑,后面再用就不那么贴切了)。

 

前回黄金书屋后